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路天涯

咀嚼过的日子会行走得更加坚定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温暖牌之追忆穿过的冬装岁月  

2009-11-24 22:09:1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多年的暖冬使得季节少了些许个性,记忆中结冰、下雪的景象不再那么绵长而深刻了。年少时棉袄棉裤穿过的岁月离我们越来越远,只有在被触动的某一时刻,曾经的冬装又会崭新而亮丽起来。近些日子寒潮来袭,气温骤降,有天傍晚,我拎起办公室外冻硬的湿衣服朝住所走去,干冷的风吹在脸上,有些路面结了冰,猛然间一种原乡的体味袭来,我的心便再也无法平静了......

前些年在乡下老家,每到冬季,特别“进九”以后,人的活动少了,衣服则越穿越厚——裹上棉褂子,穿起棉库,戴顶棉帽,再蹬双棉鞋,那就算是从头到脚的武装起来了。家境好一点的得戴上一双皮手套,还要换双皮靴,显着神气十足,很有派头,让人好生羡慕。那年月,农人大多很安分——得意的困在土地上转悠,老走不出那片责任田。当时没有打工这么一说,脑筋活络的做点贱买贵卖的小生意,或进“副业队”挣钱,这些人后来大都成了“先富起来的一小部分人”。他们和“有工作”的家庭自然要阔气一些,年关的时候给子女置办的衣服也很讲究,叫做“料子货”——耐穿,易漂洗和过水,晒干也不费劲。二伯亦在这些人的行列之中,有一年堵气买了十多件短毛尼大衣,大多送给了亲戚家的孩子,二弟得到了一件,我于是心有不悦,对二伯也有些嫉恨。

家境相对紧巴一点的,就买些布衣服给晚辈,我应该属于这一类家庭。即使最困难的人家也要履行这一程序,因为年是不能不过的,而穿新衣服则是过年的主要标志。等到正月初一,大人小孩装了一肚子的油水之后,个个换上了一身新行头,去迎接喜神——在庄外的河滩上放炮,或于某个约定的地点敲锣打鼓。每每这个时候,就形成了一片新衣服的海洋。置身其中的成员或自然奔放,或扭捏、害羞的来回挪动,算得上一次集体走秀——场面宏大远胜于模特的搔手弄姿,尽管服装颜色非兰即绿,但内心火热——每个人都在经受一场精神的洗礼,故忘情而愉悦。

等三天年结束,我们这些小娃的衣服脏的不忍目睹了,大人们就脱下了去洗。由于棉布厚,拧尽水不太容易,要晒干得费上两三天工夫。于是又回到原来的日子——换上旧衣服或干脆穿上褂子去恣意玩耍。若碰上阴天或下雪的日子,冻硬的新衣服要挺上五六天的时间,会耽误了去串亲戚的机会,压岁钱就没了着落,我小时候常有类似的不安。于是,我慢慢的养成了清洁的习惯,春节的新衣服能保持干净半个月不下身。

往事历历在目,现在的孩子早不为一件新衣服的换洗而犯愁了,一年穿几套新装已算不上富裕,每个月添置衣服也不再是新鲜的事情。但是,我们的儿女们还会有那种新衣服带来的愉快、硬梆、珍惜,甚至是感恩的体会吗?许是我触目伤怀,想的太多了。时代在变,孩子们的心思也不必费尽思量去猜测,只要有灿烂的微笑就足够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