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路天涯

咀嚼过的日子会行走得更加坚定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走过青春的日子  

2009-07-29 23:11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已是凌晨两点多钟了,清洁工打扫街道的声音慢慢的消失了,夜变得愈发清冷而寂静。我坐在日光灯下,注视着眼前的监视屏幕,大脑空灵而活跃,思维却怎么也融不到这万籁俱寂的深夜里了。

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就这样伴着孤灯度过了,我只是深刻的铭记着一个保卫干部的职责——认真值班、尽心守卫,不论白天黑夜,责任之心自始不渝。细算来,我在守押岗位上已经工作了十年。十年来,有过误解,也遭受了太多的不屑和冷遇,我彷徨过,也为之苦闷过,但从未动摇过曾经的选择。

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领导开了个小会,很慎重的给我安排了工作,从此我就在保卫股上了班。上班伊始,除了感到新鲜之外,我没有思考太多,毕竟那也是人行的一份重要工作吧。后来,日子长了,流言诽语就多了起来。对我这个银行学校毕业生的保卫工作,有的人笑我笨拙,有的人深感不解,更有甚者嘲讽的说“这家伙年纪青青,倒挺实际的,只知道多挣钱”。

记得九七年夏天,我们县支行承办了一期全省人行系统的金银鉴定业务培训班,来了一些校友,因而有过一次聚会。大家有说有笑,很少谈及我的事。我木然的坐着,内心却一直不能平静。看着昔日的同学一个个的走上了业务岗位,而自己仍旧扛枪守库,我的自卑感就愈发的强烈。突然,一个同班同学问我:“都工作四年了,你咋还在保卫上啊?该不是舍不得那百十元的值班费吧?”

“你说哩?我也就是干保卫这点出息了呗。”

“在银行学校,大家都知道你学习好,也获得了不少奖励,让你去干保卫也屈才了点!”

“屈才?我是什么人才啊,只要能干工作就够了,还有什么必要去选择岗位哩。”

“是么?”

现场立即静了下来,我尴尬地望着眼前一张张熟悉的、疑惑的面孔,坐立不安、无地自容。其实,他也是很关心我的,毕业后常有联系,因为同情所以才有“哀其不幸”的追问。后来,谈话没了兴致,大家都不欢而散了。

日子依旧刻板的剥噬着生命,不愉快的体验慢慢的多了起来,我怀疑过自己、不断的否定自己,倒也暗自鼓励自己做个强者。在工作之余,我坚持自学外语和计算机知识,继续成人自学考试的高等教育,有时也搞点创作,权为充实生活。而当取得大学文凭之时,当自己的作品见报的时候,我就多了稍许的安慰。在这种压抑与反压抑的较量之中,我渐渐的长大,内心逐渐的平和。我开始有了丈夫的称谓,不久女儿又走进了我们的生活。

身为人夫、人父,我更加懂得了责任的含义。其实,工作不仅是为了安身立命,那首先是一种责任,一种于国、于家的责任,其次才是为了自己,因此尽管保卫工作不被看起,但责任重大,我一直没有懈怠过。记得小女三岁多的时候,轮到夜班,她常缠住我不放,有时还站在门口,硬是不让走,我就连哄带吓的将她“说服”了才离开。日子长了,这招也失灵了,我只好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妻子,自己则迅速的离开。走在路上,身后不时传来女儿呼喊“爸爸”的声音,我的心就象打翻了一瓶醋似的酸楚。但我必须去上班,而且要尽心尽力,因为这是责任。

时光荏苒,不觉到了二零零四年。这年春天,由于单位择址重建,原先的办公大楼被拆除了,我因此被借调到外县去上班。当时正值妻子下岗不久,孩子刚满五岁。我暂时对妻子隐瞒了这一消息,直到临走前一天才告诉了她。她低下头去,沉默了许久后对我说:“你咱不早点说,我也好提前收拾一下行李。”

“我不是怕你难过吗。”

“不要担心我,你一个人在外可要当心呵!”

“我只是放心不下你和孩子。”

“别管家里的事,安安心心的去工作吧!”

    望着眼前身体单薄的妻子,我一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。妻子下岗以后,情绪低落,眼下又遇上了这当子事,我本打算听她一顿奚落之后,就硬着头皮去上班的,没想到她如此的宽容和理解我的处境。我茫然了,再一次的承受着自尊的煎熬,心绪久久的难以平静。

第二天,我到外地上了班。由于分居两地,相隔近六百里的路程,平时只能给家里打电话问问寒暖,安慰一下,我所能做的也就那么多了。遇上休假,我抢着做饭、洗衣服、接送孩子,为的是对已有的欠疚做些补偿。妻子看出了我的心思,笑着说我变了一个人。相聚的日子,我尽量说些开心的事,变着法做些可口的饭菜,一家人其乐溶溶,都很幸福。而到了该去工作的时候,我就倍感沉重起来,我要躲着女儿,趁她熟睡或者上学的时候离开。

今年五月份,已经上完了十四天的班,就要轮到休息了,突然科里通知我去执行押运任务。我换上服装,立马就出发了。等回到行里,已是周末。休息时间只剩下了两天,我收拾一下,准备回家,这时候,行领导打来电话——叫我别回去,先接受培训,后去参加全省的英语比赛。其实,毕业后我曾学习过金融英语,由于考试的需要,也自修过自学考试的英语教材(二零零一年已经通过),而竞赛的内容全是口语和听力,这本不是我的强项,我将自己的担心告诉了分管领导,他鼓励我认真训练,不要分心。最后,我留了下来,准备竞赛的事。

每天的训练内容,除了背单词、练听力之外,还要排练节目,进行模拟考场的比赛。一天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,往往是晚上的十点多了,我才意犹未尽的回到了临时的住所。不知不觉十天的时间过去了,眼看去省城比赛的日子快到了。就在出发前一天的晚上,妻子打电话说孩子被摩托车碰了,我一下子紧张起来。我急忙把第二天去兰州参赛的事告诉了妻子,她说女儿只是擦破了点皮,让我放心去好了。我悬着的心暂时缓和了下来。

比赛结束后,我急匆匆的赶到了家里。女儿拉着我的手,硬是不肯松开,我摸着她的头问:

“还疼吗?”

“爸爸!不疼了。”

女儿说着卷起了裤子,露出了小腿上拇指大的一块伤疤。我俯下身去,轻轻的拉下了她的裤管......

“爸爸?妈妈说你们得奖了?”

“嗯!”

“这回要多休息几天吧?”

“不行啊!”

我笑着抱起女儿,在她的额头上深深的亲了一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