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路天涯

咀嚼过的日子会行走得更加坚定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老屋的流年碎影  

2012-07-14 23:33:3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经过多年风雨剥蚀,老屋已经退出原始功用。毫无人迹的院落杂草丛生,死寂而静默。我围着泥土剥落的院墙走着看着,一遍又一遍。太多的生命踪迹已然消逝,而太多的记忆却潮水般涌来,应接不暇。

草房

“八利”门(树枝编制的简易门)外坍塌的草房静静地仰卧在夕阳之下,散发着深深的霉味,提示我雨天已然来过。回忆就从这座草房里走出,那年月当是儿时。雨季来临前,父亲拆掉变质和腐朽的柴草,特意盖上新割的麦秆,草屋便可安然度过一年的光阴。

雨天,我们在草屋里甩扑克牌,偶尔听听屋顶划落的雨珠,内心无比温暖,俨然一个独立的王国。更多时候,我喜欢独自坐在草屋下,或站着,细听雨声、雪落,或是遥远的不可名状的音符,那该是天籁之音吧?有趣的是,草屋满是糠壳、麦衣、马粪之类烧炕的杂物,散发出或浓或淡的霉臭气息,与我风雅的情趣相去甚远。看似不着调的俩类东西就这样啼笑皆非地混搭着,我却很有兴致。现在想来,我很早就有离群索居的性格特质。那时,我很想有一座草房子,或小木屋,可以君临天下,任我独来独往。

其实,我很小时就有搭房子的喜好。秋后的田地里,秸秆还未收回的时候,我曾多次与二弟用玉米杆堆成锥形小屋,地上铺些蒿草或秸秆,睡在上面,享受好一阵子。离开时,再特意做个不规则的小门,算是小屋必须具备的构成要素。上下学经过,一定要看上几眼,或猫腰进去看看有没有人破坏。直到农人将它收拢了去,我的作品展也该结束了,那片土地就到了要秋播的时候。

农家院落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待续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