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路天涯

咀嚼过的日子会行走得更加坚定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老屋的流年碎影(续)  

2012-07-15 23:01:0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老屋最初只是向北的三间偏房,正厅的地基比偏房约略高出半个身长,应是为日后建筑用的。北房正对的墙角处有棵大梨树,向前近院子中心的地方是一棵枣树。梨树近处有一孔地窖,靠着墙。每到冬春季节,地窖要严加保护,以防土豆、萝卜、甘蓝和大葱一类过冬的菜蔬冻伤。

在缺吃少穿的年月,地窖有着非一般的作用。还有面柜,据说是老辈传下来的家什,就立在北房里。那三格木质柜子应是清朝年间的产物,虽无镂空雕刻的装饰,却大方得体,突出物件的实用功能,看不出甚多土气;且不用一枚钉子,卯榫规整而结实,盖子与箱体严丝合缝,匠人的功夫由此可见。据说那是祖太爷的作品,——那位传奇的先祖有过人的木工技能,因得过一笔横财被四邻八乡广为传播,最终招致匪患祸及子辈,这又是后话。

再说这柜子,除中间一个略显虫蛀外,其余两格看不出多少老化的样子。我小时候常爬在柜子上玩,为此没少受责骂。虽是面柜,久已不存面粉,记着常是盛放玉米用的,后来包产到户才有麦子装。我估摸大人不让我爬柜子的原由,除安全隐患外,口粮卫生也是一个原因。

早些时候,厅房土台北角处搭着一间简陋的厨房。有一年夏天,大雨如注,风吹瓦动,雨水灌进房里,厨房已经很难正常使用。父亲眼疾手快,冒雨把面、油和酸菜缸搬了出来,一家人才不至于断顿挨饿。祖母在世时不止一次地提起这件事,我当时也有些模糊的记忆。此后不到一年,二弟出生,一家人的生活有了转折,这也是祖母高兴时常提起的话题。现在看来,老二出生在70年代,正是国家探索着走出文革阴影的时期,不然,比我晚出生三年的他不会比我结实。

艰难的日子在懵懂的童年记忆中没有留下多少痕迹,我只是记着村民们没有白面和肉吃,一日三餐全靠包谷面对付,馍也是玉米面做的金黄饼或黄炕子之类。我因此烙下胃酸的毛病,至今仍时常发作。温饱线上挣扎的生活就是这样拮据,农人们纵有一身的气力也没有办法改变。孩子们都很馋,除了很少得到的水果糖几乎没有零食,什锦饼干和油饼是过年的标志性吃食,一年难得一见。只是孩子们都一样穷,一样的馋猫嘴脸,所以就不太计较了。可是,除了吃,我们还有更多疯耍的内容,这些才是童年的主色,——上山下河,割草挖菜,抓鸟浮水,摘杏子,逮松鼠,滑冰,看电影,不胜枚举。就这样,天天总是无忧无虑地过着,不觉到了上学的年龄。其时,已经到了1978年。改革了,开放了!祖父摘去郁闷多年的“右派”帽子,一家人心情舒畅,于是张罗着盖上房(厅房)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