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路天涯

咀嚼过的日子会行走得更加坚定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老屋的流年碎影  

2012-07-16 22:59:5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祖父解放前后读过大学,曾在外地工作了十多年,后被错划成“右派”下放回家。改革开放了,原本是要平反而恢复公职的,只是他厌恶官场圈子,索性退职回家。只是,他对建房很在行也有兴趣。请来四邻八庄细心谨慎,手艺高人一等的木匠,祖父亲自设计,——土门洋窗结合,在庄上算是第一家。盖好厅房,已是秋季,晒了个把月才搬进去。不久便赶上春节,祖父拿出文革前封盖的“沪光”墨汁和保存良好的书画纸,伏案挥舞文墨,为厅堂写就中堂一幅、条屏四个。那年的春节格外扬眉吐气,祖父母,父亲母亲,还有我和二弟好好享受了一番温馨美好的年景。重要的是,有白面了,过年时的白馒头、花卷和油饼可以敞开肚子吃,杀猪,做豆腐,挂粉条,煮酒(做甜胚子),穿新衣服啥的,都比以前阔气多了,我们自然乐不可支。

1981年,老三出生了。乡村的光景,在开放的大潮里最先领受了阳光雨露。到户的土地多了,急需饲养家畜,父亲在院南边盖了畜圈,与北房相对而立。这样,原本不很宽敞的院落大部分已建筑了房舍。那时的日子,如同我的童年岁月,农人的生活目标只求一日三餐温饱,所以很单纯,亦很自足。好过的人家,可以听上收音机,国家大事的约略知道一些,紧巴点的也可以吃饱穿暖了。所以,农村改革当初是很成功的,因为包产到户,农民生产生产热情高涨。农业公社时期的懒汉一时间没了踪影,以前撂荒的土地不到一年时间全种上了庄稼,那是又一次天翻地覆的革命!

在这样一个变革的年代里,老屋陪伴我一步步长成少年。我小学毕业去外地上学,老屋正直壮年,仍是一家人物质与精神的家园。而当时,父亲已有了在老屋山坡下的果园里盖新房的主意。

果树及其他

老屋院子里共栽有四棵果树,一棵梨树和枣树前面说过。那棵枣树很早就死了,据说是我摘枣子时置气,弄折了树枝死去的。我当时年龄小,没有太深的记忆。母亲坚持这样认为,许是她说的那样吧。还有两棵梨树,紧贴着长在厅堂正对的院墙外面。等长成了大树,就和墙壁紧挨在一起了。

这两棵梨树中,一棵结实小、成熟早,有点酸味。另一棵果实大,多汁而甜,中秋节过后才可以摘下来,与南房墙角的那一棵是同一品种。

这些果树与我,不是简单的味觉体验。它们苍老而亲切,先与我成为了老屋生态的成员。它们的年轮里,有我少年的历史,——风吹树叶的沙沙响动,春天梨花的雪白明洁,初秋清晨跌落的颗颗果子,……无一不是我的流年感伤。

如今,人去也,它们仍旧固执地守卫着老屋的原始基座,也许很久不曾结实,但这已很不重要了。二十年过去,逝者如斯!先是祖母撒手而去,十八年后,祖父也离开了我们。父亲在山脚下建起了自己的屋舍,久已不在老屋居住。在坡下阳山川地公路旁的新农村地址上,老二分到了一块庄基地,一家四口于祖父去世的第二年搬离了老屋。就这样,老屋过早地退出了遮风避雨的功用。

我呆在空荡荡的院落里,偶尔不远处的榆树上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,恍若隔世。

老屋其实很早就不再完整了,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副空壳!可是,我走不出老屋的视野,这里永远是我的精神皈依。纵然远隔千山万水,我仍钟情于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