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路天涯

咀嚼过的日子会行走得更加坚定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剑门关行记(续)  

2012-08-23 23:17:5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下山的路上,有一段栈道值得一说。不然,这剑门雄关便无多大凶险可言了。从凉亭的分路口沿下山路走上不到半小时的路程,水泥台阶变成了木头阶梯。在木板路上走不远,一个隘口就出现在眼前。只见一小女孩正坐在一条绳索上朝山对面滑过去,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的笑容,围观的群众莫不惊叹小丫头的胆量。我不知那儿来的勇气,冷不丁冒了一句:

“老板,咋不整个蹦极的?那要比这刺激得多。”

“溜索你都不敢坐,还蹦极?”

“你免费让我滑过去,我就坐。”

老板无语。

只耽搁了一小会儿,我们一行又上路了。从隘口处下山,走行在名副其实的栈道之上,木块缝隙间清晰可见脚下的树木和溪流,一种被悬空的恐慌感让我停住了脚步。我定了定神,掏出相机,让同行的小王给我照了几张特写,也算留住了这惊险的瞬间。再次上路,心定神宁,走起路来轻快多了。回头看看,几个人正颤微微地猫腰走下来,想必是比我的“症状”要严重些的。

回想当年蜀魏两国交战,姜维据守剑门天险数次击退魏军,却最终难敌曹魏大军潮水般的攻击,败下阵来,蜀国彼时气数已尽。那段轻薄史书的记载读来有趣,却也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记。而今亲临蜀道,蜀道之难感同身受。可以想见,千年前的蜀魏剑门关之役定是惊心动魄,惨烈而悲壮的。

现在修筑的栈道指定比两千年前的稳固而结实了许多,也仍旧令人惊悚。而那些古代军队身负辎重与武器,要跑步走过临时搭起的简易栈道,落入悬崖者定不在少数;与对方狭路相逢,你死我活拼死一争者不可尽数;而因受到阻击毙命者更是不计其数……站在这栈道之上,游客的吼叫声此起彼伏,在峡谷间来回游荡。可与远古兵士的悲情遭遇相比起来,军队的喊杀声远比这游人的嚎叫要雄壮而残酷,也更加苍凉与悠远,仿佛还在这蜀地的山谷间回荡!

走过栈道,下山的道路宽展平整,不一会就到了谷底。坐在涧口廊桥的长椅上,缕缕山风袭来,一扫旅途的困顿。每个人立时来了精神,走路也轻快起来。

过索桥,沿峡谷顺势而下。一路苍山奇石,林木葱翠,流水飞瀑不断,自有一副南国风韵。途径杜甫雕像处,齐人高的褐红色砂岩上刻有杜翁“惟天有设险,剑门天下壮”的诗句。看来,这剑门蜀道还真与文士有缘。想想也有道理,北方曾一度是国家的文化经济中心,古人从中原入川,或出川进京,云游天下,剑门关应是经行的首选。杜甫从长安一路颠簸而来,经陇入川,沿途投亲访友,遍筑草堂,渴望蛰居一隅却屡求不得,他只能一次次迁徙。这也许就是人生格局,关乎出身、性格、人脉,以及社会发展演进的层次,从根本上决定一个人的命运轨迹。

比之于文学造诣,杜甫自成一家,并不输与李白。可是,李白傲视皇帝老儿,总能对饮明月,纵使身陷囹圄亦可安然脱险,过后依旧酒肉伺候,一样倚酒横穿古今天地,最终捞月亮而去,死也浪漫。杜甫哩?生存尚且不易,何以沽酒?等待他的只能是没完没了的寄人篱下,脆弱的草堂风物和永无改变的困窘生活。但是,他的光辉人格足以彪炳史册而为后人敬仰。

单凭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批天下寒士聚欢颜……”的背景分析开去,彼时杜甫草堂漏风,一家人正是饥寒交迫的当口,杜甫却没有为自己呐喊。他绝不是作秀而口喊高调,因为无必,——生活在最底层便最真实,不需要矫饰与伪装。他是真真切切为普天下饥寒大众呼号,这样的胸怀应是开明的君王所应有的人格基座才是。如是,你能说杜甫不伟大吗?尽管他只是一介饿夫,终究在饥饿中死去,但杜甫的高贵精神绝对有资格享誉诗圣美名,与圣雄甘地有得一拼。

思绪飞翔间,一行人已经离开了。好在有拍照为纪,我亦可仔细端详今人对杜甫精神及气质的解读。走了没多久,到得“子规桥”前。此处鸟语花香,小桥流水,着实是一方自然闲适的所在。桥柱有注解,——这里子规鸟(又名杜鹃、布谷)多聚集鸣叫,遂得有此桥名;又有李白诗句“杨花落尽子规啼”佐证,系诗人《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所寄》中的诗句。想必太白作此诗篇不一定在此桥前,是否听到了杜鹃鸣叫也无可考证。“杨花落尽子规啼,闻道龙标过五溪”只是比兴的首句,无非是营造一种气氛,抒发对友人的思念罢了。其中心当是后两句“我心愁寄于明月,随风直到夜郎西”才是。

今天,借文化名人粉饰旅游品牌已是惯用的套路。开发名人古迹也符合发展旅游业的思路,于游客亦是怀旧与思考的集结,——以人为镜,鉴古识今,品悟经世济用之论当是知行合一的大道所至。但是,一定要真实,不要让游人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受。唯如此,文化品牌才能经久耐用,持续焕发魅力。

走过子规桥,距离山底已经很近了。下山之路轻缓而悠然,所过之处,无非避雨亭,附会的石雕,以及桥柱栏杆之类,不足为道。

过了不大一会儿,已来到了上山时的游客中心。回头看看很远的城门楼子,只有望而兴叹,不觉令人怅然!看看时间,已过了中午一点。日高人困乏,该是吃中饭的时候了。我们一行于是坐上车来,急匆匆朝着剑门关城楼处赶去。

缓慢的上坡路上,汽车绕行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达城楼停车场。下得车来,心想着总算可以看看远古的城门了。而且城门处也有饭馆,还正宗。不料,管理人员说到城楼去还要向上再走一公里的路程,得买票,外加汽车通行费,算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于是无奈作罢。剩下的就只有最后的午餐——豆腐宴了。

停车场前方,一字排开的餐馆和门店足有二十多家。一应剑门豆腐的旌旗悬挂在店外,令人眼花缭乱。同行的老杨领我们去了一家餐馆,这里食客爆满,我们进去,一桌人刚吃完,正慢腾腾地从包间里走出来。服务人员收拾碗筷,打扫卫生,我们在厅堂处等候。大家知道老杨是四川人士,以前出差常来剑门,跟着他应该没错。听他说最好吃的剑门豆腐在城门楼上,只是今天无缘。

许是饥饿感作祟,几碟凉菜上来,不一会就风卷残云,一扫而空了。我至今已记不清都是些啥菜品,好像有豆腐干,豆腐脑,还配有些其他时令小菜。待热菜上来,每个人的肚里已经垫把了些豆腐制品,举杯投箸间才有了些斯文,对每道菜也约略有些记忆。红烧豆腐、麻婆豆腐、熊掌豆腐、怀胎豆腐、家常豆腐……外加一盆酸菜豆腐汤,满满当当,摆了一大桌子。豆腐虽多,却是各有风味,色香俱佳,多而不腻,令人食欲大涨。吃罢离席,桌上几无剩余,这才叫食之效果,对店家也是莫大的肯定与褒奖。

酒足饭饱,每个人都挺着肚子在厅堂里转悠,等着结账。我们还买了些店里出售的腐乳和豆干后,才意兴阑珊地出了门。

中天的太阳正猛烈地晒着,好在停车场有良好的隔热设备,我们猫进车里也没觉着多少闷热,汽车一溜烟就下了山。中午犯困,车里的人大多睡了过去。我在中途醒来过两次,但没过多久又迷糊着睡去了。

到得广元城里,已是下午四点多钟。当夜依旧好睡,梦中希冀邂逅李杜,终不可得。那只有等待,等待下一次剑门之行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